0费率、高分润!90%的代理被坑惨!支付巨头已发声明!

对于刷脸支付,相信任何一个pos代理商都较为熟悉,尤其是近两年市场越加的火爆。各类刷脸支付加盟、代理骗局层出不穷,入局的代理商更是数不胜数。

前景是广阔的,但现实是残酷的,截至目前依靠刷脸支付赚钱的代理商寥寥无几,被坑的巨亏的一堆。

刷脸支付代理、加盟骗局不断的被揭发,各种被坑的代理商纷纷现身哭诉,在此我们也提醒广大pos代理商认清行业现状,不要被蒙蔽,远离代理、加盟骗局!

0费率、高利润引诱用户入局 推广刷脸支付背后小心有坑

3月16日,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2020年底以来,陆续有用户反映部分机构以推广刷脸支付为名,招募区域代理并收取费用。而一旦完成“缴费”这一操作,用户也就彻底掉入了这一骗局。

低投入、高回报引诱商户入局

“3月1日,我在我们当地的一家酒店,参加了推广会并成为了一名代理。”郑兴(化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更早一点,他接到了一通陌生的邀请电话,邀请他去酒店参与山西富泰中科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富泰”)举办的微信刷脸支付推广会议。

按照山西富泰描述的情况,代理商在缴纳25800元的代理费后,无需再支付其他费用,不仅交易的支付费率为0,后续推广中购买机器的费用也将由山西富泰一并承担。代理商每推广一台机器,便可以获得1799元。

这场看似一本万利的投资行为,让郑兴动了心。随后,郑兴通过刷卡的方式分三笔向山西富泰付款25800元,成为了一名县级代理。缴费完成后,郑兴却发现,现场宣传中与实际中存在多项不符,机器也无法正常使用。

郑兴表示,最早引起他注意的是山西富泰赠送的2台机器无法正常使用,在刷脸支付环节需要多次验证身份,扫码支付则频繁提示支付失败,偶尔支付成功后,机器就会被要求重启。在向负责与郑兴对接的山西富泰工作人员反映了这一情况后,对方提出重新邮寄2台机器,但新寄出的2台机器同样存在这一问题。

4台支付机器均无法使用,故障情况也一模一样,郑兴紧接着提出想要联系一下同城的其他代理商,看看是否是自身使用方式不对,但这一要求也遭到拒绝。

郑兴要求山西富泰退款遭到拒绝,双方就此陷入僵局。

同样在这个推广会上缴纳了费用的还有年近花甲的段老太。段老太的儿子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段老太本身并非商户,而是一个环卫工,且文化水平相对较低,她在会上缴纳了7000元押金。“我赶到酒店的时候做推广的人已经离开了,联系对方也只是要求我们补充剩余的款项,态度十分强硬,并让我们去起诉他。”段老太儿子说。

武汉大学客座研究员唐大杰认为,这一所谓的线下推广刷脸支付行为,实际是以支付之名行诈骗、盗窃之实,与支付类金融科技无关。“它更多的是利用边远地区用户对新技术的崇拜和认识误区,非法获得客户信息,以获取非法利益。”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前述用户所言并非个例,当前,不少公司打着微信支付、支付宝等头部支付机构刷脸支付代理的旗号,在骗取用户代理费、机器费后失联,或无法做到承诺事项,对于缴费商户置之不理。

此前,微信支付发出关于刷脸支付加盟、代理、补贴情况的声明:

图片

 

支付宝方面也发出了《关于部分公司未经支付宝授权擅自开展支付设备推广活动的情况声明》

图片

此前有多名刷脸支付代理商爆料称,蚂蚁金服服务商河北圣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全国各地开展招商大会的方式招募代理商,诱导代理商进行签约,已经1000多人被骗。

2019年3月8日阿里巴巴蚂蚁金服法务部人员会同秦皇岛当地警方、工商等部门在秦皇岛圣尔公司全国大会现场宣布已于2018年11月16日已解除与圣尔公司的签约服务商关系,至此很多代理商才发现上当受骗。

本文转载自北京商报,本文观点不代表爱用卡立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正在测试上线中...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采集,用于排版调试,正式上线后会陆续删除。如有侵权,请联系70287432@qq.com删除。